接下来一个月热搜都是这位“顶流”

Sports 17 2022-11-19

  2014年国际足球友谊赛,C罗与梅西分别代表国家队出战。2022年世界杯,将会是他们最后一次同时亮相世界杯赛场。(图 /视觉中国)

  还有几天,全世界就进入世界杯时间了,你期待哪一支球队、哪一个球员的表现?

  今年,法国队由本泽马和姆巴佩领衔,试图打破“卫冕冠军魔咒”;“红龙”威尔士时隔64年重返世界杯,小组赛就遇上三狮军团;五星巴西带上九大前锋出战,决心一雪前耻。

  看点十足。也有球迷会唏嘘,一批80后球星即将告别足坛,一批00后球星等待着踢进世界杯的第一颗进球。世界杯就是这样,永远有人正年轻。

  世界杯后2022世界杯对战,2022年也走到了尾声,而下一届世界杯将会扩军到48强,那时的世界和世界杯会发生什么变化?

  1978年6月20日,一个在历史上并未充分留痕的日子。在北京,国家广播事业局做出了一个异乎寻常的决定:将会通过中央电视台播出世界杯足球赛的最后两场比赛——冠军赛和第三名争夺战。那一天,在遥远的阿根廷,世界杯刚完成第30场比赛,阿根廷、荷兰、巴西和意大利都还需要进行复赛最后一轮比赛,才能让自己挺进世界杯的最后时刻,也才能让自己第一次出现在中国的电视荧屏上。

  1998年,成都。电影放映厅开卖“足球转播电影票”,票价6元。豪华真皮沙发和高清晰投影,是当年最为豪华的观球配置。(图 /视觉中国)

  6月22日,阿根廷队如愿以6∶0击败近邻秘鲁队,在欢呼声和争议声的交织中迈进了决赛。与东道主同组的巴西队则因为这一结果,要与败给荷兰队的意大利队去争夺第三名了。三天的准备时间,国家广播事业局和邮电部工作效率极高,落实了卫星线年过去了,当年担任两场比赛解说的宋世雄依然可以清晰地报出与此相关的费用——2小时卫星线.5英镑。

  6月24日凌晨2点,巴西队与意大利队第三名之战的比赛信号如约传至长安街复兴路上的中央电视台,几位工程师目睹了外部世界的影像以这样的方式“破窗而入”的全过程。当晚,在《参考消息》和《体育报》上还未曾读到巴西队2∶1击败意大利队消息的中国观众,无论是在之内,还是在寻常百姓之家,终于领先文字印刷消息,第一次感知到了世界杯足球赛的线年世界杯,意大利队庆祝夺冠。(图 /视觉中国)

  多年之后,关于这场比赛的公众记忆异常模糊,人们脑海中存留下来的大多还是一天之后在同一座体育场内进行的决赛——白色纸片与飘带飞扬在十几英寸的黑白电视的屏幕中,宋世雄以独特的语调喊出进球者肯佩斯的名字。

  那个夏日里,这两场突然而至的世界杯转播无比新鲜,比单位礼堂里神秘上映的内部参考片还具有独特性。1976年前后,有幸看过内参片的人们都还会记住那部名为《世界在他们脚下》的纪录片,它还原了联邦德国队赢得1974年世界杯的全过程,事后追忆的世界杯对于中国人来说终于有了现场版的及时再现,中国人距离这个广阔的世界一瞬间近了很多。

  当年做出的录播决定非常符合时代特征,深更半夜点灯熬油在电视前看异域体育比赛直播,对于中国人而言,还未曾有过。如果当年真要直播,转播者将会经历一个巨大的挑战:决赛居然会推迟30分钟开始。以那时的信息通达能力,坐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室中的解说员宋世雄和评论顾问唐凤翔断然难知布宜诺斯艾利斯纪念碑球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1994年7月5日,北京。球迷围坐在街头,观看电视转播的世界杯比赛。(图 /视觉中国)

  根据记载,荷兰队前锋手臂上的石膏护具遭到了主裁判的质疑,主裁判要求其摘掉护具才能登场比赛,荷兰队则认为这是东道主为其决赛对手设置的“九九八十一难”中的头道关口。争执不下,荷兰队威胁退赛,足足30分钟,双方才得以为世界展开决赛的大幕。这只是那个夏天外部世界的一瞬而已,向外的门窗已经轻轻推开,这眼中的世界终会清晰起来。

  2022年11月5日,北京。西直门地铁站内的世界杯赞助商海报。(图 / 郭凯威)

  上世纪80年代,世界杯在中国保持着古典主义的风格,直播场次并不多,但到了那个属于世界杯的夏日里,电视屏幕上的世界杯影像还是分外饱满,前现代化时代的世界杯塑造着几代中国人对于足球的认知和想象。

  1982年世界杯亚大区预选赛是一杯苦涩的甜酒,一度明朗的出线局面最后一刻被对手搅浑,当时怎知尚需二十载时间,才终于成为世界杯决赛圈中堂堂正正的一员。当年联手将中国队挡在世界杯大门之外的沙特队和新西兰队,前者如今已是亚洲领先者,在世界杯中尝尽惨败之痛,但已化身决赛圈常客;新西兰队等了差不多30年再入决赛圈,三场皆平,居然是南非世界杯中唯一不败的球队。

  从差几分钟到世界杯,到与出线相距至少一个发展时代,中国足球在世界杯的时间线上踟蹰前行,但这并不妨碍中国社会对于这项世界第一赛事的深情拥抱。1990年的世界杯是一届开眼界的大赛,意大利的歌喉和裙摆与绞肉机式的凶悍防守相得益彰,色彩更斑斓、影像更清晰的世界杯呈现在国人视野之中,持续十年的世界杯传播让一种对于足球运动的强大势能不断地蓄积着,与全球那个时代几乎同步的足球变革也在悄然向我们靠近。

  1994年世界杯决赛,意大利决战巴西,巴乔罚丢了世界杯历史上几乎是最知名的一次点球,与当年的冠军失之交臂。(图/视觉中国)

  中央电视台的解说员已是连续两届将自己的声音从世界杯赛场传回,虽然晨昏颠倒,但世界杯转播所造成的足球心理共振已经相当明显,记忆可以不再模糊。玫瑰碗体育场中,梳着马尾辫的巴乔将球踢向了看台,他落寞的背影遮挡不住巴西人的狂欢。五年后,在这个体育场里,中国人也跌倒在点球上,那是我们距离足球世界冠军最近的一次。

  1998年,那一年,几乎所有世界杯比赛在中国都有了直播,还算友好的时差,让64场比赛一一落地生根。罗纳尔多在决赛前的出场疑云,理论上直到最后一刻才在电视镜头前解开。其实这一重大足球历史事件在中国呈现的那一瞬间有了互联网的身影,有机会一定能在网上查询到互联网古旧年代中四通利方网站留下的相关痕迹,开球前有些恰好拨号上网的网民看到了从巴黎现场发回的极有价值的只言片语。

  1998年7月12日,法国巴黎,世界杯决赛中,巴西队0∶3败给法国队。状态火热的罗纳尔多在决赛前突然出现“怪病”,整场比赛中罗纳尔多从“外星人”变成了普通人,他没能阻止球队的失利。赛后罗纳尔多的背影尽显失落。(图 / 视觉中国)

  互联网时代蓬勃而至。转折至新世纪,一次难得的世界杯出线至今还让我们格外珍惜、念念不忘。那没有胜利、没有进球的场上270分钟虽然匆匆,但总算是对以1992年为起点的足球改革10年过程的一种交代,哪怕出线前夜假球猖獗,哪怕世界杯后一轮打假扫黑隆隆打响。

  2022年11月6日,卡塔尔多哈。世界杯开赛前夕,当地的建筑物上挂着巴西前锋内马尔(右)、喀麦隆门将奥纳纳(中)和伊朗中场贾汉巴赫什(左)的巨幅照片。(图 /视觉中国)

  2022年11月7日,印度喀拉拉邦。当地河边竖起了梅西、内马尔、C罗巨幅立牌。进入11月,世界正式进入了世界杯时间,四年一度的足球狂欢气氛充满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图 /视觉中国)

  20年前,中国裁判第一次走向世界杯赛场,在欢送当事人出征的业界众人聚会上,一双双审视的眼睛就在不远处,当晚便有行动发生。20年过后,中国裁判组再入世界杯,当事人在悉心准备,审视的眼睛无处不在,为求清净,只得隔断与社交媒体的关联,用自己作为屏障努力护佑家人,当力所不及时,面对镜头会热泪奔流。

  • 上一篇:硬核收藏!卡塔尔世界杯转播技术的四大奥秘
    下一篇: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B组威尔士队大名单以及战斗力分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

    微信二维码